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人妻女友 > 正文

我睡过的那个女医师作者:不详完

作者:admin人气:1743来源:

本帖最后由 touguoyuji 于 2010-3-23 09:06 编辑

第1节1.

  认识袁丽丽是比较偶然的一件事。

  2003年的九月,我升入大三。一天下午,和同宿舍的兄弟在篮球场打球。我带球过人,起跳,投篮。被人晃了一下,球跑偏了。直接飞出场外,砸到一个从旁经过的女生。那女生"哎呀"一声,摔倒在地。

  我跑过去,问她,"同学,你没事吧?"她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土。没说话,气呼呼地瞪着我。她打扮得挺时髦,也就二十来岁,头发卷卷的,眼睛大大的,左耳才扎了三个耳孔,右耳带了六个耳钉。上身是紧身运动背心,可惜没什么曲线,那小胸脯像被熨斗熨过一样平。超短的牛仔短裤,露着雪白的大腿。

  "你眼瞎吗?"她指着我的鼻子破口大骂。

  开始时,我陪着笑脸,没有还口。毕竟我有些理亏,毕竟她长得很漂亮。可是她的喋喋不休惹恼了我。最终,我俩站在篮球场边对骂。球场上原本打球的人都围过来,嘻嘻哈哈地看热闹,谁也没有劝架的意思。

  我俩对骂了半个小时,谁也没骂过谁。我有些口干舌燥,就停下来问她,"嗨,我渴了,你渴不渴,我去买矿泉水你要不要?"她住了口,舔舔嘴唇,咽了口唾沫,"你给我买瓶农夫山泉吧!""好吧!"我带着她去学校的超市买水喝,留下一帮目瞪口呆的哥们愣在篮球场上。

  在冷饮店中,她问我"你喜不喜欢流川枫?"我装傻,"流川枫是谁?""连流川枫你都不认识,真村!"她说,"他是《灌篮高手》的男主角,我最喜欢他了!""为什么?""因为他长得帅,打篮球非常酷。很讨女孩子的喜欢!""原来如此!"我说,"我最讨厌他了。"她有些愕然,问我,"为什么?"我一本正经地告诉她,"因为他长得帅,打篮球非常酷。很讨女孩子的喜欢""讨厌!"她笑了。

  第二天,那女孩变成了我的女朋友,她就是袁丽丽。

  她的性格非常泼辣,稍不顺心,非打即骂。我的身上总是被她掐的青一块,紫一块。好几次,都想和她分手,但是又舍不得。

  我上的是医科大学,学的是临床专业。我们班的那些女生不是歪瓜裂枣,就是豺狼虎豹。不知有多少男同学羡慕我有袁丽丽这样漂亮的女朋友。

  再说,她温存起来,也是很有女人味的。晚上,不上晚自习的时候,我俩总是跑到实验楼的天台上去看星星,当然,除了看星星,还可以干些别的事情。譬如,搂着她亲嘴,摸她好似荷包蛋一般的小胸脯,体验那似有还无的感觉--挺美妙的一件事情。赶上她高兴,会弯下腰,在我的敏感处轻轻舔两下。

  好几次,我被她搞得心猿意马,提出开间日租房做进一步交流的请求,都被她拒绝了。她笑嘻嘻地看着我,几分调笑,几分温存地说,"给我结婚证,我就让你玩!"我只好无奈的放弃。

  可是,一件偶然的事情,改变了我和袁丽丽的纯洁的男女关系。

  2.

  我记得那天是个星期日。

  上午,我闲着没事,呆在宿舍里看NBA。接到袁丽丽的**,她说,她现在就在楼下等我,让我出去见她。我不敢怠慢,换了身衣服就下楼了。

  袁丽丽穿了件白色的吊带裙,长发披肩,抱着肩膀站在男生宿舍楼的门口,远远看去,十分的妩媚。

  "你下来了,咱们走吧!"那天的她特别温存,小鸟伊人地搂着我的胳膊,带我去学校门口的麦当劳,请我喝了一杯可乐。

  袁丽丽坐在我对面,双手托着下巴,瞪着大眼睛看我喝可乐。

  我被她看地发毛,浑身的不自在。我怯怯地问她,"你是不是又要我陪你去逛街!"袁丽丽是逛街高手,陪她上街,能把你累死。

  她摇摇头,"不是!""那你是不是自己逛街相中了某件衣服,让我给你买?"她让我给她买过一套阿迪的衣服,害我吃了一个月的大饼,榨菜。

  她又摇摇头,"也不是!""那你是不是饥渴了,让我帮你平息欲火?"我一脸色相地冲她笑。

  "你又皮痒是不?"她用指甲掐住我的胳膊上的一小块肉,狠狠地转了一圈。

  "姐姐,我错了。饶了我吧!"我痛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三天不掐,我看你又要整幺蛾子!"袁丽丽松开手。

  "那你到底有什么事啊?"我哭丧着脸。

  "你……"她的脸忽然间红了。

  "我什么?"我有些着急。

  "你把耳朵伸过来!"她神神秘秘地说。

  我把耳朵凑过去,听见她小声地说,"给我些你的精子!""什么?"我有些诧异,"我没听错吧!你跟我要精……""嘘……"她一个劲地摆手,"你小点儿声!""你要那个……东西干嘛?""你听我说!"她看看四周,没人注意我俩,这才说出了缘由。

  原来,袁丽丽学的是检验,每天和人的体液、排泄物打交道。她们大三上实验课,有一节课的题目是化验男性的精子。医科大学为她的女学员们提供先进的化验器材,却不提供最基本的化验样本。教她们化验课的老师让她们自己想办法,这就苦了那些检验系的女学生,无奈之下,她们把魔爪伸向了周围的男同学。

  "原来如此!"听完她的解释,我的心怦怦直跳,这可是个借题发挥的好机会。

  "怎么样啊?"她满脸的期待。

  我的心中暗喜,表面上却是一脸的愁容,"老人们常说,一滴精,一滴血。那东西宝贵的很,不能随随便便给别人的!""少废话,我还不了解你,如果条件允许,你恨不能到处留精!""你冤枉我!""你到底给,还是不给?""我给!丽丽大人的话我怎么敢不听呢!"我面露难色,"可是,要怎么给你?""你只要答应,就好办了!"袁丽丽一脸的笑容。"跟我来吧!"她拉着我的手,离开了麦当劳。

  嘿嘿嘿,变态的化验课老师,我爱你。

  3.

  我以为袁丽丽会带着我去找日租房,没想到,她拉着我来到学校教研楼的顶层。那里因为是19楼的缘故,平常少有人来。

  她给我一个玻璃试管,一本《人之初》,把我推进了一间男女通用的单人厕所。

  "快点,弄出来之后,流到试管里就行了!"她在厕所外面大声地说。

  "我就知道不会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我气呼呼地脱掉裤子,蹲在蹲便器上。蹲了一会儿,想起我不是来大便的。

  我翻开袁丽丽给我的《人之初》,看看里面的内容,登时明白她的用意。那是一本**夫妻知识的杂志,图文并茂,看的我心里怪痒痒的。

  我蹲在厕所里看杂志,袁丽丽等在外面,约莫过了十多分钟,她等得有些不耐烦了。问我,"你好了没有?""没有,哪有这么容易就出来的!耐心等着!"我不理会她,看完一个夫妻故事,又开始看下一个。

  又过了十分钟,袁丽丽生气了,气呼呼地问,"你到底好了没有?""没有!""怎么这么久?""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一个人比较慢!""要不要我帮你?"片刻之后,袁丽丽忽然说。

  我心中一荡,"你怎么帮我!""你好好听着!"袁丽丽清了清嗓子。

  "听什么?"我有些纳闷。

  "啊……使劲……罗延飞……啊……好舒服……啊……我喜欢和你玩!"她在外面嗲声嗲气的叫春。

  听着听着,我就受不了了。提上裤子,打开厕所的门。把站在外面的袁丽丽吓了一跳。

  "你怎么出来了?好了吗?"我不吭声,拽着她就往外走。

  "这是干嘛去啊?"她想挣脱我的手,使了半天劲也没有成功。气急败坏地问,"你要带我干嘛去?""闭嘴,到那里你就知道了!"第2节第2节那天中午,我俩在医大南街的一间日租房中赤诚相见。有些紧张,有些慌乱,不怎么成功,但是我体验到了一泻千里的快感。

  完事之后,我把用完了套儿摘下来,打了一个结,递给袁丽丽,"拿去吧,你想要的东西!"袁丽丽接过去,注视着那袋白色的液体,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妈的,为了交个作业,白白让人玩了一回!真衰……""什么叫白白让人玩了?"我说,"难道你不舒服吗?""舒服个屁啊。"袁丽丽不屑地说,"刚有点感觉,你就泄了。真衰!""要不要再来一次,刚才没经验。一回生,两回熟。"我轻轻地撩拨她的身体。

  "破罐破摔吧,反正都是跟你混了!"她被我勾起了兴致,光着身子爬到了我的上面。

  那天下午,我俩玩一会儿,歇一会儿,歇够了再玩。用光了一整盒杰士邦。傍晚时分,从日租房出来的时候,我的腰都快折了。

  后来我才知道,袁丽丽不但自己在实验课上使用了我给她的样品,就连她们宿舍其他七个女生使用的化验样品都是由我友情赞助的。

  难怪她宿舍的那帮姐们见到我眼神都怪怪的--这事可真衰!

  4.

  04年春节过后,我和袁丽丽从学校搬了出来,在医大西街的居民小区租了一间一居室的房子,开始了我们的同居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