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龙虎交会

作者:admin人气:1718来源:




   
    再次有了感觉的时候,还是戟头上传来的感觉,又让谁咬了,酸麻酥涨的感觉以下体为中心扩散至全身,千万个汗毛孔为之颤抖,爽美的快感潮涌而至,我不由挺动起来。

  娇吟细喘的声音越来越清晰,我试着活动了一下手,居然能动,不知不觉就摸上了我身的东西,触手光滑细嫩,汗与水的柔软体,火热火热的,压的我好舒服,肉戟给包在一个极凑的温暖之中,它在抽搐痉孪,这是我快感产生的根源,这种感觉好熟悉,好熟悉。体内那股澎湃的洪流更加充沛,在奔腾怒啸,好象找不到宣泄口。

  本来我认为沉重的眼皮却不沉重,轻轻的打开了,入目一片白花花的东西,在蠕动的白花花东西。视觉越来越晰,感觉也越来越逼真,所有的意识在被唤醒,终于眼前的人和事不在陌生,那对饱涨的肉峰在我眼前跳动,其中一只上赫然印着个漆黑的手印。我脑际轰然大震,所有这一切都连在了一起,汇成了一片。

  我完全清醒了,她在救我,公主抛弃了元阴处子之身在救她的救命恩人。她已陷入了疯狂的境界,她在向死亡一步步踏近,她根本没有体力承受一个被万灵火龟咬淫的色狼。同时我感到体内的洪流正一丝丝从我们结合的部分泄进她的体内,我终于明白她能撑到现在的原因,她居然身怀旷古绝今的双修淫技。把我体内的洪流一丝丝转移到她体内来维持生命。真是聪明绝顶的女人啊。

  这也是我,换了任何一个估计都难以摆平这件事了,后果一定先干的她五脏成一堆烂肉,自已在暴阳而亡。万灵火龟的淫毒天下至淫之首,它会使用权的肉戟变成铁戟,不支泄火的铁戟,一往无前的铁戟,至死方休的铁戟。我无法抗拒体内的狂野反应,将她掀翻,压在下边,开始了无情而猛烈的征讨。

  然而多年苦修的心神仍巍然不动的,纵是万灵火龟的强横也不能淹没我的心智,心底方寸的清明,让我飞速的重温记忆中的那部淫典,它来自何方我不知道,但那绝对是一部举世罕见的淫人宝典,以前还没把它当回事,寻花问柳以我本身的天赋足以应付有余了。

  但现在凭天赋是不够的,远远难以应付眼前的危局,胯下的美女式灵凤已到了极乐的边缘,魂飘九天,下体血污一片,但她却疯狂的挟盘紧我的腰身,随着我的抽送挺臀配合。

  那娇姿媚态,差点把我那方寸的清明毁去。终于一篇泄火的淫巧功法出现在识海,我迅速掌握它的运行方式,美女的十指已泄入了我的肉内。她的嘶叫声已经越来越弱了,下一步就是驾驭我体内的洪流了,它们才是真正的淫毒帮凶,没有它们的存在,锁着精关的淫毒不会如此嚣张。

  我咬着牙控制着肉戟的大力冲撞,可美女不干了,双腿奋力的勾动我的腰臀,肉戟在缺少磨擦的状态下,涨的生疼,似要暴裂开来。我大汗如雨,心头叫苦,这美人儿已陷入彻底的淫欲中了,在这一刻也成了淫毒的帮凶,灵光一闪,一个念头在我脑际掠过。我忙伸手抓住她一只怒涨的乳蒂,合大力一搓。式灵凤疼的尖叫一声,浑身抖颤,泪水狂涌的当儿也睁开了美眸。“:收摄心神,抱元守一,逆转重楼,”我沉声道。她眸中现出惊羞,也有惊佩,眼神转柔,深深望了我一眼道“:你,你,说逆转,重楼,这才吗?”

  当然这在谁来说不啻于自杀行为,‘逆转重楼’算的上是自绝生机走火入魔的手法。我无暇多说了,洪流已堪堪给我控制住“:没时间和你解释,等我们有命再说吧,相信我就行了,你必须这样做,不然咱俩全得玩完,置诸之死地而后生,公主,准备了,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我闭上眼不再理她了。

  望着我坚毅的神情,和强大的自信,式灵凤感到一阵软弱,拼一拼吧,反正都是一死,自已也不枉来这人世一遭,在生命的最后时刻遇上这个奇异的男子,还和他有了合体之缘。

  美眸闭上,任由我冲撞她的血壶,抛开一切了,勉力进入状态。这美女也是天下有数的奇绝高手,换个稍差点的,我们也活不到现在。洪流终于让我控制了一小部分,我并不担心这个问题,只要给它们找到出口,它们自已会上路的。我以无上的心志和毅力在冲撞下倒引着洪流按我的功法运行,它们虽在反抗,但也没法子冲出牢笼,不得不接受我的安排。那奇巧淫法的运气路线完全是一个武道修行者不能想象的,连我也不敢保证它的后果会是怎么样的,只要试试了,总好过爽完了就死吧,老子以后还想爽呢。

  经过努力再努力,终于洪头引入的泄火脉络,我的虎躯一震,肉戟暴涨,洪流轰然由我们的结合处泄进了她的体内,若非叫她逆转重楼,这一冲之下足以撼断她的心脉。巨大的洪流奔涌不息开始向她侵入,我们结合的动作更加狂野了,她有了巨大支持。

  于是,这股万年的天地精华在搭通的阴阳之桥上穿流起来,能全部控制洪流的时候就是我施行第二步,打开精关的时候。这或许是个漫长的过程,或许是个极快的过程,谁也说不清楚。在不知疲倦中,我们终于力尽了,我无力的伏在她身上,象个病人般连头都抬不起来,她也无息无声了,只是我在无意中发现她乳峰上的黑手印没了,现出她原本晶莹的雪玉娇肤。

  浑身上下的骨头好象全酥麻了,没知觉了,我们根本不知做了多久,但我能确定最少有两天的时间吧。洪流已经消失,我都不知道在她体内还是在我体内,总知空空荡荡一丝也没有了。

  身体唯一硬着的地方就是插在她体内的地方了,它仍在脉动,激涨,这个死乌龟真把我咬惨了,老子还这么干过女人呢。其实我不知道,我们整整交合了三天上夜。突然,式灵凤翻身了,我又给她骑在了胯下。她一脸惊喜,也是脸的羞意,但眼光很复杂,时而柔,时而厉。我有淹淹一息的感觉,一到这种时候我总会流露出放荡不羁的神情。可在这时却惹祸了,这我神情惹的她不满了,居然眸中闪过杀机。

  我心头一叹,哎,女人心,海底的针,翻胸比脱裤子还快。“:我说美女,火龟灵气治愈了你的伤,你可是好了啊,不会是谋杀亲夫吧?”管他呢,要死活不了,要活死不了,现在一点劲没了,光我运淫功技法也没用,肉戟不受剌激是没用的啊。

  反正有可能要死,趁机逗逗她算了。她大羞,虽在男女的紧密结合中,这话仍令她受不了。一个耳光甩在我脸上,我除挨着,连躲的力量也欠奉。这是羞怒交加下的结果,接下来的事更惨,她居然拔身而起了,“砰”的一声,结合处传出的怪响。她娇吟一声倒在了地上,一大滩血涌了出来,而且混着白浊的液体。

  我快速的扫了她那里一眼,妈呀,完全肿的变了形。而且开着一个合不拢的大洞。“:闭上你的眼,不然我,我,”我了半天没说出来。我真怕她翻脸,忙闭眼了,下边的激涨令我的呼吸粗起来。式灵凤当然知道我的情况,瞄了一眼那吓人的肉戟,长长吁了口气。好半响我感到她爬到了我身边,肉戟给她的手缠住,一边捋套,一边声音柔中含厉的道“:

  你救我一命,我还你一命,我们两不相欠,以后你不许你在任何人面前提起这事,不然任何跑到天涯海角我亦要把你宰掉。不许睁开眼,否则有你受的。”“:公主殿下,悉听尊便了,救你是我心甘的,你救不救我我无所谓了。”她没说话。一会我感到一团温暖包住了我的戟头,我明白她在干什么了。

  心头一阵激动,也一阵狂喜,这美女面冷心热,显然对我极有好感,再加上合体之缘,能见死不救吗?只是碍于颜面和自尊吧。不管怎么说,人家都这么做了,我死也该瞑目了,当下不再乱想,默用淫法,向坚如盘石和精关冲锋。就在式灵凤觉的自已口麻舌木之时,我开始阵阵的抽搐,全身崩硬。她感觉到了紧要关头,手口并用,大力剌激我。我大吼一声,终于踏出了鬼门关。

  而这个圣洁高贵雍容绝艳的公主也头一次品尝了男人精华的味道。她忙吐出戟头,但已被迫吞下了两大股腥味浓浓的液体了。这还不算,一张俏脸躲慢了点,也遭洗刷。羞气交加的式灵凤却知淫火必须泄尽的道理,虽不得把我生吞活剥了两只手却不敢丝毫怠慢。在这对柔荑的剌激下,湖底石洞中的一代伟男我差点泄死。

  一股股混浊的白色粘状物对天狂射,我除了大吼,颤抖,就是享受极至的快感。式灵凤却吓坏的脸儿都绿了,她居然急的叫起来“:停啊,好了吗,快停啊。”关切之情溢于言表。我在这种快感中爽晕了,最后的一个意识是知道她吓哭了。

  凭着一点我知道,公主以后是我的了,哈,晕就晕吧,反正有美女照顾,她肯定不会再让什么小乌龟之类的东西再来咬我的。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我俩才挤入了那个窄小的洞口,至少暂时又活了,为庆祝小小的重生,我们抱住痛吻了一番。

  在死亡的威胁下,在生存的逆境中,人的感情最容易得到发展,我们就如相恋了几世的恋人一般,在洞口激情缠绵起来。

  情欲暂时让我们忘记了一切。

  直到她完全瘫成了一堆肉泥,我仍是坚挺无俦,“:宝贝儿,我的淫毒好象还未去尽,泄不出来啊,以后想爽一下可真要费劲了耶。”

  式灵凤完全能感觉到体内的涨满和坚挺。好一会才伸手攀缠在我的脖子上,亲了我两口娇柔的道“:我的好夫君,再没获的新生之前,人家是不许你离开人家的,抱着人家走吧,灵凤要珍惜和你一起的每一刻,感受你的血,感受你的肉,感受你的爱,感受你的存在。”

  “:好,让我们一起感受对方,直到生命的尽头。”唇又合在一起。那丝光线的来源处终于给我们看到了,在离洞口幽深的里边,洞底上嵌着一颗明珠。“:宝贝儿,我们终于有救了,这颗明珠表示这里是人工开凿的洞穴。”“:嗯,夫君,小心些,别中了什么机关啊。”“:这面应不会有什么机关的,因为这面是一条死路耶。”终于在穿过细小的幽深的通道,进入了一个大洞。大洞高十余丈,宽敞无比。明珠嵌了一顶子,照的洞内纤毫毕现。“:啊,有人。”我脚下不由一窒。

  式灵凤亦大为娇羞,必竟我们在男女最羞人的结中啊。她很快平静下来,心神凝聚,却丝豪感觉不到一丝另外的生气,“:夫君,好象除了我们没什么人啊,人家感觉不到有生命的东西存在。”她闭着眼低声道。洞中正中间处一石台上,盘坐着一位青衫男子,面如冠玉,有如生人,难道他是坐化的肉身。靠,失了武功的我简直成了个没流的烂人。

  这男子身量极高,气壮如山,可见生前必是位傲啸天下的奇士,只是坐在那里就给人气吞天下的威仪。拍了拍美人儿的丰臀,“:宝贝儿,先下来吧,这可能是前辈先人留下的坐身,他的像容丝毫不变,可见是位功参天地的奇人,有缘来此,也得行一下后辈之礼吧。”

  “:嗯。”式灵凤答应了。在这前辈肉身前我们磕了几个头,我正好发现肉戟仍挺立着,跪在那立笑道“:老婆,我算是对这位前辈极度的尊敬了吧,连下边都在向他致敬呢。”

  式灵凤俏面飞红,笑骂了一声,四处略一打量,发现了左边一石桌上放着一黄丝绫卷。我转到了另一面,地上有几个大箱子,都盖着,不知盛着什么。“:夫君快来看耶,是一本千古奇学哦。”她惊喜的叫道。我忙回头跑过去,哪知脚下突然一拌,惊叫一声,眼看这摔下我的肉戟非折了不可,眼一闭等着与石地面接触时,却感到身子一轻,落入了美人的香怀中。她瞅了我一眼仍挺着的东西,道“:你呀,这么不小心,这个坏东西老这么挺着你不累啊。”我趁机咬了她一口乳尖,干笑道“:宝贝儿没法子哦,没泄了火气啊,它当然不甘低头了。”美人儿白了我一眼,伸手下去摸到了我腿间阴底,出其不意的一指点中了会阴。

  我本以为她要,哪知浑身一颤,欲念全消,本坚挺的东西瞬间成了死蛇,我嘴张的老大,呆了。这是什么手法啊,怎地从没见过。“:人家是心疼你,你真以为法子治你这淫贼吗?叫你尝尝人家的独门手法‘锁阳指’的厉害,若人家不给你解的话,你这辈子就是活太监了。”“:啊。”我低头看看萎顿的戟,真成死蛇了。“:什么东西害我这么惨,哇操。”我回头找拌我的东西,却看到地而上露出的一把剑的手柄。

  式灵凤也看到了。“:晕哦,干嘛把剑插地里吗,”我上前拔了拔,纹丝不动。“:老婆,交给你了,拔不出啊我,”式灵凤美眸一转道“:夫君大人,拔来出就先放着它好了,万一起出它触发了什么机关就不好了吧。”“:说的也是哦,我们还是找找出路在哪吧,千古奇功呢老婆你收着好了,弄件衣服成是正理耶,总不能光着屁股出去吧。”式灵凤啐了一口,道“:那边的箱子里不知是什么啊,这位前辈也没留下一言片语的,该告诉我们出路在哪吧。”

  我给她提醒了,又走回肉身前仔细打量起来。上下左右前前后后看了遍,好象没什么发现。“:老大,你就指条明路吧,我们夫妇俩和你也算有缘啊,不出去怎么发扬你武学的光大啊,你说是不是,呵呵。”我无聊之下对着他自语了一番,偏在这时那青衣人的衣袖下摆象是给牵动了一下,居然飘落下一纸笺来。

  式灵凤欢呼一声,已将纸笺摄入手中,顺势倚入我怀里,香了一口,娇笑道“:夫君,真是服了你了,这样你也能搞定啊,嘻嘻,虽然暂时没有武功,却是福将一员啊。”“:是吗,呵呵,那,那是不是先给为夫解除什么锁阳指的禁制啊?”我趁机道。在我们来说已经没有什么不能做的事了,她白了一眼,伸手捞住我的东西,揉捏起来,边笑道“:夫君,你天赋本钱太雄壮了,人家觉的现在状态正好耶,你都说了,人家是老虎啊,没吃掉你算便宜了你吧,还想得寸进尺吗?本夫人现在宣布,为了不让你这色狼夫君做恶,把你列为禁用品了,人家用的时候你可以发发威,用完呢你就在人家身边当贴身活太监啊,再说人家是公主的身份,没把你阉了够仁慈了吧。”

  从获新生的美人儿已经完全转变了个性,从以前的那个封闭的只为朝廷着想的公主变成了现在和我打情骂俏的叼夫人。“:我落入的不是一只母老虎的手里,而是一个,个,哦,好可爱的大美女的手里,呵。”在她威胁的目光下我只好说好听的了。哎,受制于人,以后想做爱都要求她了啊。“:老婆,我看这锁阳指是不是改名叫贞操指啊,”“:你这坏蛋也谈贞操吗?你敢说你没去过妓院吗?”

  “:当然去过了,不过只是逢场做戏啊,我可没和她们动过真格的哦,但和你夫君上床的可都是初经人事的处子哦。”

  “:算你这恶人品味还算高吧,那你准备怎么处理她们啊。”

  “:哎,往事如风,如今卓超我已成了某人的禁用品,只能让她们伤心了,由你来劝劝她们,想开些,好男人还有很多嘛。”

  “:去你的,好人全让你做了,坏人就由人家来做嘛,不管,自已解决,好啦,快看看这上面写些什么吧,出去后再谈别的哟。”

  我倒不担心这个问题,真要用戟的时候,美人儿不会落我面子的吧,哈。当然要别人用的话可以就有难度了。

    我和式灵凤在洞里摸索了两三天,却找不到出路,这里好象是个迷宫一样。

  我醒来后才知,她伤势不仅痊愈,功力更深深的踏前量大步,尤其是内力,浑厚的令人难以置信,她告诉我,灵龟的丹气被我俩一人一半瓜分了,所谓阴阳平衡,不偏听偏信不向,全有份。

  但我体内空空荡荡的,无一丝真气的迹象,***跑哪去了。但经脉又给大大的拓宽了一次,只要我恢复原来的功力,足以使我更进一层了。

  这两天给她押着走,没法子,我们全成了原始人,她不许我看她,却占够我眼睛的便宜,不公平嘛。平时要走在前边,停下就要闭眼,什么规矩啊。也曾违反一两次规定,结果不用说,身上多了几片青紫斑痕。还好不在脸上,在腰臀腿部位,不然有损本人的英俊形象嘛。不过现在能在美女面前展示男性的胴体,这机会可不多哟。“:卓超,怎么办,我们都绕了三天了,这样走下去非给饿死。”她不无失望的道。

  我能感觉到她的目光在我背臀上扫荡。这美人儿胯下的撞伤还未痊愈,走起来快不了,而且老停下来休息。这两天相处她虽冷淡,但内心并不是那样的,有时看我的眼神柔极了。能得这美女垂青真是幸福哦,不过她和许丹妃的女儿一样,都是少有母老虎,至少这个基本驯服了,对我没威胁了,另一个可是生命的威胁哦,口口声声要把我阉了,哇操,那和死了一样嘛。要这小女人害的‘血魅’都两个月没出江湖了,给大家忘了可惨了,名号得来不易嘛。

  我闻言道“:公主美女所言极是,早知如此,还不如我们那么死的好呢,啊。”话声刚落,我的屁股给一脚踏中,当下来了个狗啃屎。还没往起扒就给她一脚踩在臀上,“:卓超,再警告你,若还胡言乱语,我,我找东西塞住你的嘴。哼。”这美人儿浑身上下只余一对靴子了。“:哎,秀才碰上母老虎,真是有理说不清啊。”我嘟嚷着。“:你说什么?”式灵凤本来听的很真,但这两天已领教了我的口舌功夫,也看出我知她不敢把我怎么样了,所以只能装做没听见,发发虎威就算了,换了任何人早身首异处了,偏偏这个男人是自已命中的克星。我也知道再惹的她面子上挂不住,又要吃苦头了。忙道“:哦,没什么,只是我快饿晕了,殿下,实在走不动了,我睡一觉好不好?”浑身酸疼,还要给虐待,真***命苦。“:不行,起来继续走,不然要你好看。”

  又走出好远,而且洞中的照明珠子没有了,开始转向黑暗中。我几乎是双摸着走。她紧跟在我身后。不知不觉中,我感到有一丝风的微动。“:有风耶。”她惊喜的叫起来。我嗯了一声,继续前进,但这股风的来源好远,我们又走了好久那丝风仍是若有若有的。蓦地她尖叫一声,我忙回身,劲风扑面,美女已纵体入怀,“:好象有蛇。”女人怕蛇的本性好象和武功高低没什么关糸。久违的胴体终于回到我的怀抱了,我趁机揩油,一手搂腰,一手托臀,美人儿对盘着我腰的这个姿势极为有心得。此时我自已都要站不稳了,抱着她更摇摇欲坠。“:老虎公主,输点内力给我吧,抱着你走路更费劲啊。”肩头给她咬了一口,但她的柔荑却乖乖的移至我背后送入一股沛然莫测的真气来。

  我顿时有了新生的感觉,幽暗的双眸也亮了起来。早一点给她踩到那不是蛇的蛇就好了,当然如果蛇的话哪能逃过她的灵觉,只是自已在吓自已而已,另外就是女人一但找到了依靠,总是十分软弱的。“:不许叫人家老虎?”给抱着的公主连语气也变了,晕倒我了。居然情意绵绵的自称‘人家’了,哈。“:是,人家遵命。”我故意逗她。美女大感羞气,咬嘴就咬我的脖子。我这个色狼可经不起挑逗的,本来抱着这火热的胴体我就够受的了,她居然还敢做这么过火的行为。胯下软戟复活,我呼吸一重,托着臀的手自然开始了揉捏。嫩滑丰弹的感觉让我血脉膨胀。

  她似知自已惹了祸,抬头正要发话,却给带沉重男人气息的双唇吻住了嘴。就在我被欲火吞噬的当儿,舌尖肩头传来了剧痛。顿时欲火全消,戟也沉了下去。又起了好一阵,美女才将情绪平复下去,显然她也在极力的忍受着欲焰的折磨。徙劳无功白走了一阵,简直让我信心大失。“:休息一下吧,”我嗯了声就抱着她坐在地上了。她挣扎着想下来,我却紧拥不放,我怪笑一声道“:小老虎怪一点哦,剌激我的后果你是知道的。”这句话果然起了作用,她乖乖不动了,但很快反应过来我这话的背后的威胁意义,掐了我一吧,“:反正一时半刻走不出去,哎,说说你是怎么失去功力的。”

  我考虑了一下,觉的这个问题应慎重回答,因为以后可以会引起误会,而且她迟早要知道的,不如在绝境中和她说明白,她说不定还不太在意呢。出去在说想法估计就多了。必竟现在生死难料嘛,能活才是头等大事。我暗赞自已高明,就将如何在淫魔手中救了个少女,又如何为救她的淫毒而牺牲了自已的肉体,最后是反被她追杀。说完时还没缓口气,脸上就挨了个小耳光,“:你才真正的淫魔呢。”打的不疼,蛮有情意的嘛,哈。“:我也算淫魔吗?你见过这么好的淫魔吗?又是救人,又是,”“:呸,呸,不听。”她娇羞的伏首在我颈下。“:那好,咱们谈点正事好哩,你这堂堂的公主殿下他们也敢若?居然敢摸你这母老虎的屁股,好胆。说着我的大手又在她的香臀上搓揉捏弄起来。“:你正经点好吗?这事说来话长,永安王存心造反,现在根本不把朝廷放在眼里,父王是怕定他了,哎。”她说着叹了口气。美人儿语气苍凉,充满了无奈,我的手都不好意思在乱来了,不能没有同情心嘛。“:当今圣上确实是有点软弱了,永安王坐大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就答应了永安王的条抢件,来牺牲你是吧?”式灵凤却恢复了平静道“:我不怪他,我并不是他的亲生女儿,既使他不把我送给永安王,我也会自已要求来的。“:啊,不是吧,说说原因。”“:话太长,简单说两句吧,圣上荒淫好色不振朝刚,而且还,还变态乱伦,哎,我也怕成了其中的受害者,所以一口答应了他这事,虽是义女,但也有养育之恩,本想借这个机会替他除去这心腹大患,可终是功败垂成。现在一切都过去了,以后在没有公主这个人了,只有式灵凤。”

  我大笑起来,“:这种公主不做也罢,随着夫君我相夫教子好了,哈。”她轻捶了我一下,半晌才道“:哎,超郎,灵凤不祥之身,恐给你带来血光之灾,再说人家发下重誓,和永安王誓不两立,纵使他当上了皇帝,式灵凤也要将他斩于剑下,与超郎的缘份灵凤铭记在心,此身心非君莫属了,天地可签,但人家却不能伴在你身边,你不想灵凤有违自心的良心吧?”美人儿在这一刻表现对我的真情真意,却也不愿拖我下水,只能舍了这份情了,可想而知他这个决定是相当痛苦的。

  我感到胸前一片清凉,知她又拿出了女人的武器。紧紧拥了她一下,笑道“:呵,你不伴我,我只好伴你了,卓超一介江湖浪人,胸无大志,但保护自已的女人的能力还是有的嘛,一张床不睡两种人,小老虎你的事也就是夫君我的事,如今乱世将起,我们不是没有机会,谋定后动,事半功倍。”

  式灵凤眸中闪现异采,“:原来夫郎是胸有丘机的高人耶,人家还以为你只会口花花呢?”“:光是口花花吗?实际功夫你也领教了吧,这么说我,是不是不太满意啊?”“:不理你了呀,哼,坏蛋是天生的。”美人娇羞不胜。

  我们就这样边走边聊,时间过的也蛮快的,而且感情递增奇速,对于一对盘肠大战了好几天男女来说,感情发展起来确是快的惊人,每一时刻有有新的变化。“:夫君,我们不会真的给活埋在这里吧,不过能和我的情郎一起去,式灵凤也没什么遗憾了。”“:我可是有遗憾的哦,我的小老虎屁股丰肥硕大,绝对是生孩子的一把好手耶,卓家无后,叫你老公如何去九泉之下面对列祖列宗啊。”

  式灵凤娇吟一声,“:你讨厌,三句不理本行,人家和你说正经的呢,也不知望天他怎么样了,但愿他们能逢凶化吉。”提到这四大血杀,我来了兴趣,“:我的虎婆儿,四大血杀可是名动江湖的超级杀神啊,悍勇无匹,怎么会跟着公主呢?”

  “:他们本来就是人家的手下啊,但江湖中人却不知他们的真理底蕴,名震天下的‘血杀营’主人就是人家,他们的师尊血杀神魂归道山时传位给人家的,也等若人家半个师尊呢。”我着实的吃了一惊,‘血杀营’,江湖第一神秘的杀手组织,但他们不同于一般杀手,不是受雇于人的杀手,而是一个真正的可怕组织。

  “:哇操,我老人家岂不是成了血杀营的幕后老板吗?”“:早些年血杀营专门对付一些有野心的江湖人,后来经过几次判乱,人家不想过问那些事了,朝廷太无能了,现在更是,哎,人家是看透了,大势所趋,非是人力可挽回的,皇上以失去了民心所向,任何努力都是徙劳无功了。”我知道这美人儿虽对当今皇上非常失望,但二十几年的养育之恩还是有的,所以一直为朝廷操心。

  “:别想太多,世事变化无常,永安王靠江湖势力起家,一但失去了这些魔道中人的支持,他也等若缺了一条臂膀,虎婆你手握血杀营,一天屠他几个,迟早屠光他们,没有爪子的老虎你说它还能嚣张吗?”式灵凤点点了头,“:嗯,若是一个存心隐藏起来搞阴谋的话,那将是很可怕的一回事耶,夫君你也是久走江湖的人了,经多见广,而且人家发现你是个玩阴谋的大坏蛋,能在失去武功的情况下避过‘诛神宫’的追杀足以证明这点了呀。”

  我苦笑道“:怎么说也是一夜夫妻了,再说老公我也是为救她的命才举阳破阴的嘛,说追杀我呢,估计是吓唬我的,不过活抓我是他们的目地,诛神宫确实是神秘莫测的一股力量,大江南北都有他们的人,实力相当雄厚。”式灵凤当然知道‘诛神宫’的厉害,但它和血杀营没有任何的利益冲突,所以很多年来一直相安无事,而且‘诛神宫’很少介入江湖争纷中,倒是大江南北的生意场有不少,别的不敢说,这‘诛神宫’可该是个有财的主儿。

  “:夫君,若能出去的话,我们先找那个丫头要解药去,女人人家了解,她是不会要你的命的,一个女人很少会对自已的头一个男人下毒手,除非有杀父之仇,毁家之恨。”

  “:我也知道她下不狠手杀我,这妞儿口口声声要阉了我这淫贼,万一成了太监,只怕有机会去侍候圣上了吧?”

  “:胡说什么啊,你还是不太了解女人嘛,人家没有机会阉你吗?傻瓜,可许她会忍痛杀了你也不会阉了你的。”

  “:那可不一样哦,你是偿到了甜头的嘛,她完全是受罪啊,而且只顾救人了,也没用什么技巧嘛。”

  “:你这可恶的色狼,人家掐死你啊。”

  我心情一松,竟得意忘形的放腿狂奔起来,蓦觉脚下一空。惨了,等反应过来,我们已结结实实摔了下去,耳畔风声狂啸,靠,多深啊?式灵凤紧紧搂着我,柔荑真劲狂涌,巨大气浪贯入我体内,她是怕我受伤。我心里好不爽舒,眼前觉的大亮,照这情况,她该看的清四周的状况吧。

  心念间,怀中的美人儿,纤手向下猛挥,一口气击出十几掌,劲气狂飙之中,我们下坠的冲势顿时减缓了许多。这么一直掉下去,该不会掉入地心中吧,靠。“:夫君抱好人家。”话落美人儿已朝右边虚空抓出,她娇喝一声,我们下坠的躯体硬生生给扯向了右边的崖壁中。‘砰’的一声,撞在了崖壁上,我已经看清了灵凤的玉手完全插在坚硬的石壁中,全凭一只手撑着我们俩的身体。

  我心疼的道“:宝贝儿,你可别伤着了,老公我会心疼的,支持不住我们就掉下去好了。”式录凤心中一甜,柔声道“:放心吧,夫君,一时半刻不会有问题的,你快想想办法啊,这样摔下去,可能会成肉饼的哦,人家可不想死的那么难看。”我心中灵机一动,“:宝贝儿,你放下腿来,给壁上踢俩洞,咱们先踩着放口气啊。”“:嗯,是个好办法耶。”

  对于这美人儿来说,踢两个洞太轻松了,我也算有了落脚之处。两人四下张望了一番,大为失望,“:都是你啊,好好的跑什么啊,怎么都死,总好过挂在这里给风干的强吧。”我却有种要重获生机的希望,而且很强烈,当下笑道“:非常人当然不能死的太平凡嘛,呵,真有生机已绝,老公我会进入你的身体,就算给后人看到我们的尸体,也知道我们是一对嘛。”

  我在此绝境仍能谈笑风声,似生死如无物,让她不由心生感叹,也自叹弗如,“:夫君大人,服了你了,人家可不想挂在这里,快想想办法嘛。”“:宝贝儿,我总觉的生机越来越强烈,可又具体说不出来,真是奇怪哦。”

  “:你也别安慰人家了,其实能和你死在一起人家就满足了,夫君,给灵凤吧,我要你。”这美人儿却感到生机已灭,竟向我主动求欢了。若不是她现在两上手都忙着,说不准我的小弟弟会成为她照顾的对象。我抚着她的香背,笑道“:宝贝儿,别失去信心,咱俩可不是什么短命鬼啊,若真的在这给了你,你手脚一软,那可真的完蛋了,忍耐一下,让老公我再感觉一下生机在哪里。”

  式灵凤也不知怎么搞的,此刻情欲勃发,身体骚动无比,“:快点吧,夫君,人家要和你合在一起嘛。”我伸手打了她屁股一记,“:乖点哦,小心打你屁股开花哦,哎唷。”“:别吓我哦,夫君,你怎么了?”式灵凤急切的娇呼。

  “:哦,宝贝儿你踢的洞小了点,我的脚进去拿不出来了耶。”“:人家的脚哪有你的大嘛,反正也不准备再走了,卡了正好耶。”

  我哦了一声,低头往我脚上瞅去,却在脚下几尺外看到了一个有一丝光亮的洞口。“:啊。”我忍不住惊喜的失声叫了起来。

  “:又怎么了嘛?”“:有个洞,有个洞耶宝贝儿。”“:啊,”美人儿也为之一颤,“:在哪啊。”